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影之门 第四百二十九章 青山绿水(二十五)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0:58

天影之门 第四百二十九章 青山绿水(二十五)

赫尔墨斯开口准备回答,但话还没说出口,陛下就推开起居室的门,满脸通红气冲冲地走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通知菲林出席这场会议?”他恶狠狠地看着菲林,瓦乐斯也在他身后透过门缝窥探。

赫尔墨斯稍微笑了笑。

“如果你的间谍没有通知你,你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要怪就怪他们没能早些告诉你吧,可别怪菲林。”瓦乐斯急忙缩头远离人们的视线。

“父王,他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陛下气得几乎要跺脚了;

而仆人这时站在克里克身后模仿陛下脸部的表情,这终于让赫尔墨斯的侍童露出笑容,但他随即睁大眼睛恢复原本严肃的表情。

克里克国王却对着赫尔墨斯说道:“有什么原因让你不希望陛下参与讨论?”

“菲林看不出来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停顿了一下,“而且菲林只希望由您亲自做决定。”赫尔墨斯果然人如其名。

陛下气得怒发冲冠,鼻子也因愤怒而发白。只见克里克举起一只手制止他,再次对赫尔墨斯说:“和他没什么关系?那么谁会在你离开的时候行使你的职权?”

赫尔墨斯露出冷冰冰的眼神。“当然是菲林的王妃会代菲林行使职权,而您依然是最高的掌权者,陛下。”

“但是如果你没有回来……”

“菲林确信菲林的弟弟有能力即刻因应这状况。”赫尔墨斯毫不隐瞒他语气里的厌恶。

菲林深知陛下图谋造反的阴毒如何让他深恶痛绝,他们以往共同分享的手足之情也遭受仇恨的侵蚀。

如今他们完全对立,他想克里克也听出来了,只是纳闷他是否对此感到惊讶。如果是的话,他掩饰得还真好。

此时,陛下一听到赫尔墨斯远行之事,耳朵都竖起来了,像一只在桌边乞食的狗儿般贪婪警觉地站着。

他仓促的开口让他的语气显得毫无诚意,“如果有人能对菲林解释赫尔墨斯要去哪儿,或许菲林就能亲口表达自己将如何承担。”

赫尔墨斯不发一语,眉宽静气地看着他的父亲。

“你的哥哥……这字眼在菲林听来有些沉重……

希望菲林准许他远行出任务,并且希望尽快出发前往群山王国后方的雨野原拜访古灵,寻求他们曾对人们所承诺的协助。”

陛下的双眼圆睁像猫头鹰似的,他不知道他是因为无法相信有关古灵的说法,还是对忽然降临在他身上的好运感到难以置信,只见他舔着双唇。

“菲林,当然不同意。”克里克看着陛下说道。

“但是,为什么呢?”陛下问道。“当然要考虑所有可能的援助……”

“人们负担不起。你稍早不是向菲林报告过,说建造战舰和征召船员及补给品已让国库几近枯竭?”

陛下迅速地转动双眼如同蛇伸出舌头般的快速。

“但是,他这里已经有从那时起的收成报告,父王,他真没想到竟是个大丰收;所以钱不是问题,况且是他自己愿意出这趟任务的。”

赫尔墨斯用鼻子哼了一声。“感谢你设想如此周到,陛下。

菲林还真不知道这样的决定隶属于你的职责范围。”

“菲林只不过是对国王提出建议,就像你一样。”陛下急忙指出。

“难道你不觉得派遣一位密使去做这事比较恰当么?”克里克试探性地问道,“如果王储在此危急时刻离开公鹿堡执行这项任务,人民会怎么想?”

“一位密使?”陛下思考着。“菲林认为不妥,而且人们也不必去问人民会怎么想。传说中不都是叙述着睿智国王独自寻访古灵的么?人们对这些古灵又了解多少?

难不成人们要斗胆派部下出访,因而冒犯古灵?

菲林想,在这情况下并不适合派使者去,而且菲林相信至少得劳驾国王的儿子亲自出马。至于他离开公鹿堡后……菲林想,身为国王的您还留在这里,而他的妻子也是。”

“菲林的王后!”赫尔墨斯咆哮着。但陛下继续说下去。

“还有菲林。公鹿堡不会遭弃守的。

至于这任务本身呢?它或许能激发人民的想象力,或许您也可以选择将他出任务的原因保密到底。

这可视为单纯拜访人们在群山的友邦,尤其是当他的妻子也随行出访。”

“菲林的王后会留在这里,”赫尔墨斯刻意说出她的头衔,“代表菲林的王储权位,以及维护菲林的利益。”

“难道你不信任人们的父王?”陛下温和地问道。

赫尔墨斯不发一语地看着坐在炉火边椅子上的那位老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赫尔墨斯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一个问题:菲林能信任您么?它如此询问国王。

但是,人如其名的克里克却以自己的问题回答问题。

“你刚才听到了陛下对这个任务的看法,还有菲林的看法,你也明白自己的想法。你现在有了这些建议,打算怎么做呢?”

菲林在心中祝福赫尔墨斯,只因他此刻转头看着芙萝娅,彼此没有点头也没有交头接耳,接着转过头来知会他的父亲关于他们夫妻俩的协议。

“菲林希望走访群山王国后方的雨野原,而且愈早出发愈好。”

当克里克国王缓缓点头时,菲林的心都沉到肚皮里去了。

这时,站在克里克身后的仆人却转身一溜烟横越房间,然后又像车轮般滚回克里克的椅子后面,表情专注,好像自己从来没移动过似的。

这让陛下觉得很烦,然而当赫尔墨斯屈膝亲吻克里克国王的手感谢他的允诺时,洋溢在陛下脸上的开怀笑容简直可以吞没一条鲨鱼。

没什么好谈的了。赫尔墨斯希望在七天之内动身,克里克同意了。赫尔墨斯还希望能亲自挑选随行人员,克里克也答应了,尽管陛下看起来一副思虑重重的样子。

当克里克终于吩咐人们离去时,他很不高兴地注意到陛下在人们身后逗留,趁人们鱼贯走出房间时在起居室和瓦乐斯交谈,他不禁在心中纳闷艾特罗是否会允许菲林杀了瓦乐斯。

他已经禁止菲林如此对付陛下,而且我也对国王发誓不会这么做,但瓦乐斯可无法幸免于难。

赫尔墨斯在走廊上简短地感谢菲林,他也斗胆询问他为什么要菲林出席。

“让你亲眼瞧瞧,”他沉重地说道,“亲眼目睹一件事情可比事后听闻还受用,让你的记忆保有刚才所说的一切……

如此它们将不被遗忘。”菲林那时就知道艾特罗会在当晚召见菲林。

但菲林无法不去找艾莉安娜。看到国王又恢复昔日的威严,激发了菲林原本逐渐破灭的希望。

菲林答应自己只和她短暂地谈一谈,告诉她我很感激她所做的一切,然后回到房里等待艾特罗和菲林之间的短暂会晤。

菲林偷偷摸摸地敲着她的房门,她也迅速让菲林进去。

她一定看出菲林的紧迫,于是立刻扑进菲林的怀中,不发问也没有任何不安。

菲林轻抚着她那闪亮的秀发,低头看着她的双眼,一股激情突然间淹没了菲林,仿佛春季时突如其来的溪水泛滥,把冬季的残雪一扫而空;

而菲林想静下来跟她谈一谈的意图也随之消逝无踪,只见艾莉安娜在菲林猛烈将她拥入怀中时喘着气,然后就把自己完全交给菲林。

人们上一次的相聚感觉上好像不是几天前、而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

当她饥渴地亲吻菲林的时候,突然间让菲林觉得有些尴尬,不确定她为什么如此渴望菲林。她是如此年轻貌美,如果菲林相信她深爱着形容枯槁的菲林,那可真是虚荣心作祟。

然而,她不让菲林有机会存疑,便毫不犹豫地将菲林拉到她身上。在这深刻分享的时刻里,他终于从她的蓝色双眼中体悟这份真实的爱。

她用苍白强壮的双手将菲林拉过去紧紧抱住,让菲林感到何其荣幸拥有这份热情。

后来,他依然记得她那头明亮的秀发散落在枕头上的样子,和她肌肤散发出来的甜木和山香味,甚至她仰着头发出热情轻吟的模样。

接着,艾莉安娜对菲林所表现出的热情轻声惊叹,感觉上菲林好像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把头靠在菲林的胸膛上,而菲林静静地轻抚她那一头深色的秀发,也嗅着她一贯的百里香和熏衣草香。

菲林闭上双眼,深知自己将思绪护卫得很好,他很早以前就养成了这个和艾莉安娜相处时的习惯。

但赫尔墨斯却没有。

事情的发生并非菲林所愿,他想其他人也不愿见到这种状况。

或许,他这么希望,只有菲林完全察觉这份感受,然后只要菲林不说出去,就不至于造成什么损害。

只希望,他能够永远压抑自己对芙萝娅甜美的双唇和细腻洁白肌肤的感受。

王储赫尔墨斯在红船之役第三年的冬季离开公鹿堡,带着一小群亲自挑选的随从跟着他执行任务,而他的贴身侍卫也将陪他前往群山王国,然后留在那儿等待他的归来。

深圳博爱曙光洗牙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哪个最好
贵州中医癫痫病专科
泉州治妇科医院
中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