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骨语师 第一章 湖畔夜啼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2:07

骨语师 第一章 湖畔夜啼

苍阑之巅,我醒来的地方,但却不能常驻于此,为了找回生前的记忆,我红尘跋涉,踏破万水千山来到了花使指示的地方——长野。

他,让我从这万丈悬崖上跳下去……

继而大言不惭地告诉我,云崖之下就是长野极乐,我本就是亡人之躯,怕什么粉身碎骨!可笑。于是纵身一跃,坠入万丈深渊。

只听风在耳边狂肆呼啸,岸上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渺小……诡异的是临近谷底的我被一股暖风慢慢托起,像秋叶一般缓缓地飘落下来,只眨眼的功夫再看岸上,花使不过离我三尺远!他浅笑着望向一脸惊愕的我。

晨光透过繁茂的古木将梯田下的横溪晕染成金色,新雨过后阵阵迷迭香扑面而来,夹杂着樱桃果醉人的香甜,让人心旷神怡,更神奇的是这里的樱桃果子四季不息,即便我可以不吃不喝,不老不死,也为此兴奋不已……这里是长野,仙人鬼三界交界之地。

古木掩映着溪流从仙山而来到东海而去,自是仙界余泽;樱桃根深入地,无花有果,观其状如泪,色如血,自是冥界鬼树;而我得以蔽身的云窟观之咫尺之上,乃是凡界。云窟虽只这咫尺的距离,临上而望则是万丈悬崖。

不知是我的到来惹了这里的清净?每当夜晚总是听到嘤嘤的啜泣声,开始我不以为意,权当风入云窟所生,直至持续了七天之久,第七天我实在忍无可忍,夜半起身,寻声而往,却在密林深处发现了一片湖泽。

银白色的月光一点一点地驱逐夜雾,湖面越发银亮,像一汪深情的眼。湖边站着一人,远远看去此人身形伟岸,孑然而立,青丝如水一泻而下,宽袍阔袖朱砂红衫,腰间缠着戒欲噬魂索银银闪闪,浓眉长睫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映着皎洁的月光,更显面如脂玉,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鬼界花使無冥。

看他长站于此,我不禁笑出声来,才发现来人是我,寒暄道:“刚到长野,想让你好生休息,本不欲打扰…”我开玩笑道:“难不成是你一直在此嘤嘤啜泣吗?”他无谓而笑。

相视一笑过后,他忽然严肃道:“夙盈,你也知道九百年前的一场大战过后,鬼界覆灭,无人司引渡亡魂轮回之职,而我不过是黄泉路上的彼岸花修成的人身,却成了天地间引渡亡魂入六道轮回的独一人,手里这一本仅有的生死薄也是残缺不全,所行之事艰难重重……”说罢之后故作可怜地看着我。

我回道:“那你忙,我就不打扰了。”说罢打了个哈欠转身欲走,他忽然拉住我道:“丫头,过分了啊。”仅是逗他玩乐而已,我怎会不顾眼前这具白骨?一直萦绕我耳边的哭泣声正是出自这里,而無冥不过是想借我帮他渡化白骨的怨灵。

無冥道:“长野这条溪是仙山之流,经过这里时因地势蜷曲,所以在此洼地汇成了一汪湖泊,不料经年日久的仙露滋养,湖中两支并蒂芙蓉双双修成花妖,长得一般模样,在你来长野之前,她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花妖?生前该是和你一般妖艳无双了……”

無冥轻敲我的天灵盖道:“亏我费尽心力给你盗来冥王之眼,竟遭你这般消遣!”我捂着头道:“好啦好啦,真真是打趣不得,还不快让开,本姑娘要开始行医了。”

月色凄白,寒潭寂冷,当我触碰到这具白骨的时候,来自她生前的记忆犹如藤蔓一般攀缠至我的手臂,继而回荡在我的脑海之中。良久…我撒开手,眼泪已是不能自已。

無冥为我拭泪,笑道:“你已忘却了前世的爱恨情仇,流的又是谁的眼泪?”我摇摇头道:“或许我们该走趟人间的王府,那里有我们想听的故事。”

無冥:“云崖而上,便是人间,无论到哪里,都只是寸步之遥。”颇有指点江山之势,我笑道:“不管用哦,还没想好用什么跟我交换芙蓉花妖的故事吗?”無冥顾左右而言他道:“今晚的夜色真美啊。”

我决然道:“我已经替你想到了。”無冥兴奋:“哦?”我道,“你对六界之事所知甚多,刚才在她的记忆里有一点看得不是很明白…我不知道,还在腹中尚未降生的胎儿有何用?”

無冥摇头道:“你看到了有人利用腹中胎儿作祟?”

我斩钉截铁道:“不错。”

他道:“尚未可知,或许古籍会有记载,待我闲暇之时查阅一番。”

说话间我们就到了端王府,好气派的人间府邸,却让我不胜唏嘘。

無冥是来办案子的,我只是来找故事的,不知是巧还是不巧,赶上了王府的小王爷应权的大婚之日,整个王府从内到外通天红透,喜庆之乐不绝于耳,宾客也是迎来送往。

無冥看我心气不顺,问道:“人家小王爷娶亲,你生的哪门子气?”我愤然道:“负心之人,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人人皆可唾之。”無冥:“说来听听。”

“并蒂芙蓉双双修成人形,进入王府之后姐妹先后又怀了孕,姐姐已成白骨,妹妹却不知情,既然我们来了,此番定要保她无虞。”

说话间無冥变幻出了一道礼盒和两纸请柬,便拉着我进府门,门卫打开请柬一看:無冥和夙盈,颇有疑惑之色,十里八村没有这户人家才对,正欲发难,被我看穿,我道:“怎么,还不让我们进门吗?我们可是端王妃的本家亲戚,怠慢了你担当得起?”那小厮一听即刻吓得腿软,放我们进去了。

無冥笑道:“为何你敢大言不惭地用端王妃挡箭?”

我:“这还不简单,因为端王妃就是芙蓉花妖中的妹妹,永清。本就是花妖出身的她身份肯定不清不楚,下人们又怎敢追究。”说罢指了指府院高堂上坐的两位,婚堂之上自然是父母双亲,一侧坐的是年近花甲,青丝掺白发的端王爷,另一侧则是年轻貌美,风华绝代的端王妃,也就是妹妹永清,此刻她身怀六甲,高堂之上正襟危坐。

而永清此时也看到了我们,先是一惊,后又恢复了平静。無冥悄然道:“你看到她方才的神色了没有?难不成她认识我们。”我:“反正我不认识她,难道是因为哥哥你滥情,之前招惹过人家?”“丫头说话前要先三思。”“三思所言之事是否属实?”“不,三思哥哥能不能一掌了结你。”“……”

我们来得正巧,刚好赶上新人拜天地,新郎也就是小王爷应权在大堂等候,侍女将端庄稳重的新娘扶上殿。無冥见我还是怒目而视,便问道:“你与这新郎什么仇什么怨?”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那是为何?”

我愤然道:“因为他负心,那具白骨就是永清的姐姐,芳名美君,出落地和永清一般绝代风华,被小王爷应权看中,无名无份地就怀了应权的骨肉,可是最后应权始乱终弃,致使美君含恨而死。”

無冥不以为然道:“竟有此等事。”

我嗔怒道:“你是不是因为对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所以不以为意。”無冥汗颜道:“哪有,无论如何,你可要安分些,莫要搅了人家的喜事。”

听了無冥的话我倒是安分了,可是新郎却有意无意地想让宾客们看出好戏。

端王爷泯过一口茶:“好、好啊,即刻拜堂吧。”

新娘听话地跪下身来,新郎却昂头挺胸地站着,甚是傲慢,他一只手探入新娘红盖头下,捏着新娘的下巴道:“不知道父亲大人给我物色的何等美人,今晚也让众宾朋开开眼,如果没有如今端王妃的姿容,洞房花烛小爷便不入了。”

“放肆。”端王爷拍案而起,“众宾朋面前丢人也就算了,还敢羞辱你母妃!”

新郎:“母妃?大家伙看看我这母妃,年纪竟比我还小上几岁呢。”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当着众人的面扯下了新娘的红盖头。

新娘惊恐地看着他:“你我从不相识,为何,为何这样对我?”新郎面无表情:“实在不巧,我本无意娶亲,你若真想嫁入侯府,就去求那堂上坐的老王爷,纳你为妾。”

小王爷应权对众人言:“列位亲朋好友有目共睹,这位新娘虽勉强算得上大家闺秀,却与端王妃的姿容相去甚远,父亲大人当初许诺过我的婚约就这般含糊吗?”

老王爷怒气冲冲走下堂来,狠狠给了小王爷一巴掌:“逆子,王府的颜面都被你丢尽了!”新娘没有哭声,静静地坐在那里,眼泪浸花了红妆,继而慢慢起身,道:“小女子余氏本是医家出身,只因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应了这门亲事,不想应小王爷无意娶亲,今日反遭羞辱,可我并非贪恋王权富贵之人,故今日一别,此生勿再相见!”说罢硬忍着眼泪冲出了人群。

永清扶着肚子缓缓走下堂来,拉着端王爷的衣袖道:“王爷,今日必须让权儿完婚,否则众宾朋面前无法交代。”王爷无奈道:“此时已然入夜,本王去哪里再给他找一个新娘来。”永清面无表情道:“今夜要留宾客在王府住宿一晚,明日无论如何要找一个女子完婚。”王爷道:“也是个办法。”

两人本是窃窃私语,却被無冥这千里眼顺风耳搜罗到了,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地讲与我听,我竟有些看不明白这出戏了。

应权一甩衣袖,也愤然离场,留下老王爷在这里给众宾朋赔不是,又安顿所有宾客在厢房住下,等待明日再安排一出好戏。我和無冥自然也被留了下来……

侍女将我们带引至一处厢房,说什么宾客众多,王府虽大却不尽能安排下,所以让我们这对小夫妻共住一间,我扬眉问道:“你如何看我们是夫妻?”小丫鬟倒是会说话:“二位郎才女貌,想必离了对方你们中的任何一人在世间都不可能找到与自己匹配的人选了吧。”

我正欲与之辩论,無冥却摸出几两碎银,放到小丫鬟手里道:“说的是,你且去吧,我们自行方便。”小丫头笑着领了赏便走了。

他单手背后,遥望月夜星河,感慨道:“黄道吉日,良辰美景实在难得,若不做些什么岂不白白辜负了。”听罢此话我不禁裹紧了衣衫。

他回过头来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我…我、我冷。”

长春哪所医院看牛皮癣正规
天津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最好的治疗医院
日照治牛皮癣疗法
遵义癫痫医院哪家好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