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政策助力产业腾飞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5:26

  政策助力 产业腾飞正当时

  经历国人多年的励精图治并伴随着改革开放注入的活力,中国经济总量一跃成为了第二大经济体,并被冠以“世界工厂”的称谓,原来朦胧混沌的产业梦也随之变得清晰可见。但托起产业腾飞的传统路径却随着人口红利的终结和新一轮产业转移浪潮的临近而变得脆弱不堪、难以为继。

  如何重启改革红利为产业梦注入新的动力被提上了日程。简政放权、推行利率市场化、划定上海自贸区……新一届领导人的执政理念和改革信念让人一览无余:让市场的归市场,让社会的归社会,消弱政府的有形之手,打破玻璃门,放低门槛,合力打造良好的市场环境,让民企和国有企业公平竞争。再次开启改革红利,坚决扫清制度障碍,共同托举产业梦的腾飞。

  重启改革 消弱政府资源配置权

  在中国,近30多年的产业之路走得可谓磕磕绊绊,在产能过剩和低产值高污染之间重复兜圈子,除去技术、管理等内在因素,与政府那双无所不及的有形之手的羁绊脱不了关系。

  “政府应该退出配置资源的职能,把配置市场资源的权力交还给市场。”中国社科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罗仲伟对《中国产经》如是说,在监管不得力、大权在握的情况下,政府掌握资源和权力就容易产生寻租的空间,产生腐败,这不是个人道德修养的问题,而是制度设置上的漏洞。

  这一切可归之为转变政府职能。从1988年提出转变政府职能的目标,我国政府职能转变已取得了显着成效.以简政放权为例,官方数据显示,经过严格规范的审核论证,2002年10月、2003年2月和2004年5月国务院先后三批共决定取消和调整审批项目1795项,占国务院部门原有审批项目数的近一半。

  在作为行政审批改革最早的参与专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余晖看来:“这些被取消的项目含金量很小,基本没有或没有太多的寻租价值;而含金量更大的还在后头,真正的攻坚战尚未开始。”

  如何打赢这场攻坚战依然是项艰巨的任务,并任重而道远。

  正是意识到此,转变政府职能、大力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成为了本届政府执政以来率先实施的头等大事。短短数月间,本届政府已下放和取消了2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就连一些原以为是密不透风的能源部门、铁路项目的审批权也纷纷下放。

  在放松对资源权力掌控的同时,并非意味着政府在其他方面可无所作为,它其实只是政府“权力”的转移,比如政府要全面提升服务能力和监管能力,更确切地讲,这是政府转变职能的过程。

  罗仲伟指出,政府更应该做得是去维持秩序、改善市场环境。比如保护知识产权,如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前期的投入得不到回报,就没有人和企业再愿意去创新,因为创新一般都是多年积累和大量资金投入的结果。

  这一使命在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欧国立看来就是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他告诉《中国产经》,所谓的良好的市场环境包括市场环境、法律环境和政策环境。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只有良好的市场环境才可以吸引资本和人才,才能支撑相关的产业平稳地运行和快速地发展。

  政府在过程中不要做运动员,而要做市场规则的制定者,这被人称为裁判员,但欧国立认为裁判员的比喻并不是很确切,仅仅作为规则的监督者并不够,比裁判员更高的应该是相关规则的制定者,而裁判员仅是执行者。

  在这个过程,欧国立提醒,政府切忌冲到一线,做一些创新和研发事务,这不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而应该是企业和研究机构该做的事情。真正推动研发和科技创新的应该是企业,企业是主力军,而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的目的就是为了培育这样优秀的企业和现代企业家。

  “现代企业家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有的以管理着称,有的以技术擅长,但不管是那种类型,我们都需要,因为他们都有创新的动力、胆识和能力,给他们良好的市场环境,他们就能冲到创新的前沿,就可以使创新的速度和预期的成果多起来。”欧国立说。

  打破玻璃门 民资冲出藩篱

  为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增强中国经济活力,早在8年前我国就出台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这就是民间和媒体俗称的“非公经济36条”。接着2010年又出台了更为系统的新“36条”。

  新旧“36条”早已是人尽皆知,但玻璃门和弹簧门仍是坚固如初。如何打破垄断、鼓励民资和民企的发展仍是摆在本届政府面前的一项艰巨的任务。

  欧国立认为,这项任务也应该被包含在建立良好的市场环境里。“垄断是损害市场公平竞争的一个重要因素,如何营造一个有利于竞争、破除垄断的市场环境,这应该是政府高度重视和正视的一个问题。”

  目前中国市场上各类性质不同的企业所遭遇到的待遇是不同的,有些垄断厂商甚至利用其垄断地位对新进入者人为设置障碍和制造困难,这就造成了民企在发展过程中困难重重。欧国立说,比如融资、进入等问题,这些问题都很具体很现实,也是很多企业当前面临的生存难题,这个必须要解决。

  不过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欧国立表示,在相同的市场和环境当中如何让不同性质的企业公平竞争是任何一个国家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都会面临的问题。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时,某些产业可能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垄断现象,甚至有的产业垄断现象比较严重。如果对垄断现象视而不见,就会影响产业的健康发展。

  本届政府以金融改革为抓手,率先推出了利率市场化改革和上海自贸区的试点工作,立志破除民企发展中资金困顿的难题。此外,政府还扩大了营改增的试点范围,大刀阔斧进行铁路等基础设施投融资体制、资源性产品价格、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等领域的改革,推进结构性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能源开发、公用事业等服务业领域放宽市场准入,引导民间投资增长,为各类所有制企业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

  改革推进了很多年,但到了今天,我们的改革到了重要的关口,有些需要做一些体制上的改变,不然改革就很难推进。欧国立认为,目前政府所做的事情非常值得期待,以上政策可谓抓住了中国经济发展当中存在的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找准了要点。比如金融改革,如果金融体制能够理顺,就会带动相关体制性改革的进步,推动产业的发展,如果这些改革不能推进,相关领域的改革也会遇到问题,难以推进。

  对于玻璃门和弹簧门长期难以破除的原因,欧国立分析,根据新制度经济学的原理,经济制度的因素包括3个内容,一是正式规则,二是非正式规则,还有一个就是实施机制。三项缺一不可,相关的正规法则出台后就必须要有配套的实施机制。如果规则和政策挂在墙头上,而没有人去监督实施,那么这些规则就形同虚设。

  规则出台后,如何保证这些规则严格实施就显得极为重要。因此,欧国立建议,下一步政府应该对国内问题进行细致的梳理和研究,看那些领域面临困难需要解决,那些领域有规则,那些没有规则,没有规则就要研究制定相应的规则或者政策,有规则就要检查他们的执行情况。

  罗仲伟认为,目前政府最需要做的是给国企划清边界,那些领域可以放开,那些领域不能放开,开放的程度是多少,这些都要给大家交代得一清二楚。否则简单地要求国企做大做强,最终的结果是导致国企就像巨无霸,到处扩张和蔓延,民企逐渐失去竞争实力和发展动力。此外,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最忌讳的是政策朝令夕改,关门打狗,这将会重创民资的信心和动力。

  当然简单地全盘私有化也是不行的。罗仲伟说,我国还需要在一些重要领域保持国企的主导地位,以代表国家的产业基础和国家意志,并保证国家产业的安全。

  原有发展路径已走向尽头的中国能否顺利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取决于本届政府能否持续深入进行体制变革。而目前的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对象是政府,动力也来自政府”,如何调整利益推动政府职能的转变,需要改革者的智慧,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和自下而上的社会力量达成共识,凝聚力量,共同推进。

意甲
节能
主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