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极品武道 第三百七十九章 终相见

发布时间:2019-09-25 23:58:37

极品武道 第三百七十九章 终相见

“竟然有这种事情,”

雷陌眉头微憋,愕然的忘了一眼玄空灵,道:“什么时候了,”

他有点错愕,况辰进千灵学院这么久,后者的行踪可以说他都清楚不过,却从來沒有听说过与天道学院的人碰过面,

毕竟天道学院位于东域中部位置,距离千灵学院甚远,

当然,对于天道学院天赋第一人的荒阎,他们同样耳有所闻,因为同属于东域五大院中的学院,在千灵学院时刻有着天道学院,太魂学院,或者北圣学院的消息蔓延,

最为震撼的当属荒阎,他在五大院学生中的名声极其响亮,同时,崛起的速度堪称几百年來五大院第一人,

而现在他亲耳听得况辰与荒阎曾经有过冲突,这显然不是一件让人欢愉的事情,

罗生魂,净天徒以及慕如月对于这消息亦是感到颇为震撼,目光皆是望着玄空灵,

而戈离,妖小侯则是皱了皱眉,

“那是况辰他在风道学院时候的事情了,”

玄空灵缄默一下,还是开口道:“当时玄东境东玄帝国风道院附近的厉风山脉,有座古墓遗迹开启,我当时也在场,”

“由于机缘巧合的因故,当我率先进入古墓第三层的时候,况辰也是后脚來到,”

“最后…”

玄空灵迟疑一下,道:“由于我需要炼化墓府之人的传承,一时情急之下将当时墓府之人那道契兽有着四转虚元境实力的天妖冥狐射入况辰体内,”

罗生魂,慕如月以及雷陌傻了傻眼,面面相觑一下,沒有出声,在他们看來,玄空灵这种做法委实不对,不过这是过去之事,他们也沒听过况辰提起,显然是忘却这件事,

“令人感觉无比怪异的是,”

玄空灵继续道:“况辰竟然凭借着玄元境的实力将天妖冥狐生生镇压住了,我当时就觉得惊讶,”

“也就因为此,我和他可以说是将墓府主人最为重要的东西分而食之,由于天妖冥狐之前是墓府主人的契兽,而我又得到了墓府主人的传承丹,所以在那时我们的心神有了一丝联系,”

“荒阎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恶毒出手,”

原來况辰竟然还有这等耻辱之事,原來他一直以來都是忍辱负重,而如今况辰父母又消失,他们瞬间明白了况辰为何如此出色,到了令人仰望的地步,

罗生魂,慕如月,雷陌,净天徒,妖小侯以及戈离,尽数的惊愕一下,带着震撼与复杂的眼神望着消失在了通往第七层木梯上的单薄身影,心底愈发的佩服与赞赏,

“他差点丧命在了荒阎的手中…”

玄空灵犹豫半响,还是继续道:“因为内疚,后來我出手救了他,”

“他当时就誓言要报仇,所以,此时的他,因为察觉到了什么…”

罗生魂,慕如月,雷陌,净天徒,妖小侯以及戈离释然的点了点头,刚才对玄空灵的一丝成见,也都因为她的坦白与做法,化为乌有,

“都说天道学院的人心胸狭窄一点都沒错,”

罗生魂不愤的道,“这次的千境大赛一定不会再让他们得逞,什么院首,什么晋入千境大赛决赛的资格,通通断了他们的这些念头,”

他虽然嗜杀,但同时亦是个极其讲义气的人,而且天道学院亦是他们千灵学院的死对头,无形之中,已然将荒阎定为必败的对象,

“嗯,”

雷陌眼神之内充斥着无穷的战意,狠狠道:“走,我们冲击第七层,不要让辰哥失望了,”

“也让东域这些大宗门大势力见识我们千灵学院的妖孽,”

罗生魂,慕如月,净天徒以及妖小侯沒有任何异议,也不理会被困在第六层的众多身影,沉重的脚步陡然踏出,朝着第七层的木梯走了过去,

戈离这时望了一眼玄空灵,女子的感觉最为准确,她察觉到了玄空灵与自己一样,对于况辰都产生了感情

极品武道  第三百七十九章 终相见

,

而玄空灵找她谈话,就是因为这事,

她突然感到了一丝棘手…

而恰好,在她望着玄空灵,后者亦是缓缓将视线移了过來与她对视,在空中交织的眼色颇为复杂,

最后她们双双不太自然的移开了视线,跟着罗生魂他们的脚步,对着规则之塔第七层走去,

他们的出现,在规则之塔第六层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道难以置信以及震撼的眼神在他们七人身上扫來扫去,

此时,再沒人敢于出声讽刺他们,敢于嘲讽千灵学院,

相反,一丝丝的尊敬开始在被困在第六层众多身影的心底下弥漫,能够八人无一例外通过规则之塔第六层,这已然值得尊敬,

况辰的身影出现在了规则之塔第七层的楼梯口,目光随意的扫荡一下,第七层的规则之塔如同光明空间一般,充斥着让人颇为舒服的亮度,甚至还有着几率阳光投射而入,落在塔内地板之上,令人感到颇为惬意,

不过他沒有任何心情观赏第七层塔内的环境,将目光落在了那道银发白服的荒阎身上,他不自觉的握了握紧手掌,

他的出现引起了第七层塔内的几道身影的注意,

其中,大梵宫,一脸妖异,双眉闪烁戾气的梵无痕赫然在此,还有身形微胖,笑得有点阴森,來自星阙殿的阙少笑,

再者,之前在规则之塔外围嘲笑过况辰他们,來自北圣学院的宁慕败,太魂学院的秦通以及巨神宗的巨霸,元修宗的林星崖,皆是将目光投射到了况辰身上,

而只有荒阎始终沒有转身,

梵无痕淡淡望了一眼,移开了视线,作为东域三巨头势力内的天才青年,傲气委实不小,从那眼神中,让人一看就感觉到了无视,

阙少笑亦是很快移开了目光,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阴森笑容,

太魂学院的秦通,巨神宗的巨霸以及元修宗的林星崖,则是眉头微微皱了皱,在他们看來,能够上到规则之塔的人都是属于东域年轻一代的强者,

为何此人沒有印象,

然而,在他们这几道身影中,北圣学院的宁慕败却是知道况辰的身份,因为他之前在规则之塔外围嘲笑过后者,

如今见得况辰破天荒的上到了规则之塔第七层,他的面色瞬间变得颇为不自然,开口讥讽道:“哼,一个千灵学院的小子,沒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他看着况辰径直道:“况辰,听说千灵学院差点毁了,这是真的吗,”

冷傲与无尽讽刺的声音落在况辰的耳廓中,他淡淡一笑,“承你贵言,我院已经安然无恙,还是担心担心接下來你们北圣学院在学院之战中的名次吧,”

他们的对话,自然不会引起其他身影的注意,

然而,当千灵学院四个字传入荒阎的耳中时,他的身形明显有了一丝晃动,当“况辰”两字再度袭入荒阎的耳中,他的眉头瞬间一皱,仿佛想到了什么,骤然转身,

霎时间,一股冷傲孤清的气势在他身上沒有丝毫掩饰的释放了出來,那双无黑白瞳死死的盯住了况辰,难以置信的冷冷道:“你还沒死,”

当初在古墓的事情虽然隔了这么久,但况辰与玄空灵心神有联系这事实如同恶蛇一般蛰伏在他心底深处,挥之不去,

况辰的身影同样如同肉中刺一般狠狠插在他的心间,铲除况辰的念头再度涌上心头,

“死,”

况辰冷哼一声,微嘲道:“你沒有那个机会了,”

“我不但进了千灵学院,而且完全够资格参加千境大赛的学院之战,”

他望着荒阎,极其森然的冷冽与杀机在他体内蔓延而出,讥讽道:“想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要将你打成死狗,”

无比霸道与粗俗的声音弥漫在规则之塔第七层,梵无痕,阙少笑,秦通他们见得况辰竟然敢对荒阎如此说话,不由再度看了他一眼,

“是吗,”

荒阎那双无黑白瞳死死盯着况辰,同样杀机涌动,鄙夷道:“蝼蚁始终是蝼蚁,无论想法多么惊人,在人看來始终是肤浅至极,”

他对着况辰踏出一步,森然道:“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赣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赣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赣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赣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赣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