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邯郸13岁男孩被狗咬伤注射疫苗后病发身亡

发布时间:2019-06-07 19:08:35
宝宝发烧怎么办
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退烧药有哪些

9月6日,峰峰矿区新坡镇新坡村,40岁左右的村妇王淑霞不停地哭喊着。“俺好好的一个儿子啊,才13岁,就这么没了……要不是他家没带孩子去正规医院打针,俺儿也不会死了……”面对出勤民警,王淑霞哭诉说。她话里的“他”是指村民张春军。

10月10日,王淑霞向说起儿子的死,还难以抑制心中的悲痛,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住地滚落。

今年5月25日下午,王淑霞13岁的儿子小江(化名)和另一名小伙伴一起在同村的小亮(化名)家玩耍。和很多村庄一样,这里几乎家家都养着看家护院的大型犬,小亮家也不例外,一条看似不起眼的土狗被拴在院子里。“我也不知道孩子怎么就被咬到了。当时我在送牛奶,村里诊所的大夫给我打说我家孩子被狗咬了,而且情况挺严重的。”王淑霞说,由于事发时她正在送牛奶的路上,担心牛奶变质她贫困的家庭无力承担损失,而且当时狗主人张春军态度诚恳执意要带小江去医院治疗,所以她决定让张春军先带小江去医院就医,自己送完剩下的牛奶后再去医院和他们会面。然而,当她送完牛奶赶往邯郸市第四医院时,在半路就遇到了正往回走的张春军和儿子小江。“医生给看了,说让打狂犬疫苗就行了。我听说大医院的狂犬疫苗特别贵,要不咱们去‘林坦药房’看看吧,听说那里的药房有狂犬疫苗。”此时,救子心切的王淑霞早已乱了阵脚,在她的脑子里只要能救孩子,能给孩子打上针,去哪里都一样。

药房里面接种狂犬疫苗?

接下来,按照王淑霞的说法,她和张春军一起来到峰峰和磁县交界的“磁县林坦药房”,在那里为小江接种了狂犬疫苗。

王淑霞本以为事情就告一段落。谁知,半个月后小江不断对她哭诉说腿疼,被狗咬伤的地方还起了一个大包。

看到这样的情况,王淑霞带着儿子再次来到邯郸市第四医院外一科就诊。“怎么又是这个孩子?上一次我让给这个孩子办住院并打血清,可带他来的大人说啥也没给办就带着孩子走了。”接诊大夫一眼便认出了小江。因为在这位医生看来,被狗咬伤却不注射血清的实属少数。“那现在还能打不?多少钱俺都打。”心急如焚的王淑霞此时能想到的就是只要能救孩子,她干啥都行。

可是,医生却告诉王淑霞,现在一切都太晚了,只能祈祷咬孩子的狗没有病毒了。就这样,小江和妈妈再次离开医院,回到了家中。

7月下旬,注射了“狂犬疫苗”的小江出现发呆、怕喝水、翻着眼看人等症状。8月份,病情加重,四肢僵硬,不能喝水、家里也不能开灯,只要见水、见光,身上就抽搐。

9月2日夜,小江病入膏肓,从邯郸转到石家庄急救。次日,小江不治而亡。注意到,石家庄市第五医院出具的“诊断结果”系狂犬病。

“一定是药房给俺儿打了‘假疫苗’,不顶用,所以俺儿才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小江去世后,王淑霞这样坚持认为,因为事后有人告诉她,村里的药房根本不能卖狂犬疫苗,小江注射的或许是假药,磁县林坦药房和邻居张春军必须对儿子的死负。

注射疫苗怎么又会发病?

小江注射了狂犬疫苗,为什么又死于狂犬病?王淑霞说:“张春军从药房买的疫苗是假的,俺要讨一个说法。”

事发后,联系到了新坡镇党委副书记马保军。他对说:“小江的死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疫苗质量问题,二是自身体质问题。”

随后,从邯郸市疾控中心王峻巍主任处了解到,狂犬病发病死亡率近100%,当前没有任何药物能够救治。从我省400余例个案分析显示,被狂犬咬伤后最短潜伏期仅为4天。一般被狗咬伤后,除了必要的伤口清创以外,注射狂犬疫苗和血清应该是必不可少的两个步骤。但是由于狂犬疫苗属二级疫苗,而血清的价钱按患者体重计算普遍在千元以上,所以考虑到价格问题,小部分被狗咬伤的患者抱着侥幸心理,不在相关卫生机构注射疫苗和血清,而是选择去私人药房购买价格便宜的“狂犬疫苗”进行私自注射。而且,不少患者在认识上存在误区,认为打了狂犬病疫苗就安全了,导致在要求注射狂犬病人血清的患者中,只有约二成的患者选择注射。“血清能迅速地中和狂犬病毒,阻止病毒扩散,而疫苗进入体内真正起到保护作用要10天到14天。血清对潜伏期短和严重暴露的患者极其重要。”

在调查中得知,小江被咬后并没有注射过血清,所以小江的死究竟是因为注射了假的狂犬疫苗针剂,还是因为没有注射血清,一时成为关键疑点。

药房矢口否认卖过疫苗

采访中,尝试联系面访事件的另外两方当事人——— 药房负责人范某、狗主人张春军。

张春军家门紧闭,任凭如何敲门,张家都不开门。

又尝试拨打张春军的,那头张春军得知身份后立即挂断。再次拨打,但始终无人接听。

同时,药房负责人范某更是不承认自己向张春军销售过狂犬疫苗药品,并一再坚称该药房从未销售过狂犬疫苗。

然而,从有关渠道联系到一位曾经从范某药房购买过狂犬疫苗的村民高某,高某告诉,前一段时间,她家的狗将邻居孩子咬伤了,她带着邻居孩子在范某处花了260元钱购买了5支狂犬疫苗,当时,范某也没有告诉她还应该给孩子注射血清。

经调查,疑似向小江销售狂犬疫苗的“林坦药房”又名“河北多邦医药贸易有限公司磁县景德大药房”。

多邦医药贸易有限公司齐副经理在接受采访时说:“多邦公司没有经营狂犬疫苗的资格,从没有进过狂犬疫苗,也没有批发、零售狂犬疫苗的业务。因此,林坦药房也没有经营狂犬疫苗的资格。”

磁县疾控中心计免科王科长表示,除乡镇卫生院外,磁县任何药房都没有经营狂犬疫苗的资格。疾控中心有关人士说:“虽说药房没有卖疫苗的资格,但因为卖疫苗有利可图,不排除个别药房利用非正常渠道弄来一些疫苗偷偷地卖。”

一方孩子家长口口声声说药房卖出狂犬病疫苗,一方药房矢口否认曾经销售疫苗,而狗主人又大门紧闭不做交流。真相是什么,截至目前,尚待磁县有关部门进行深入调查。 邢云 实习杨思华

温湿度循环测试箱制冷系统冷凝器功能和原理
单臂跌落试验机的保养
干式-水浴氮吹仪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