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重生鬼仙途 第246章 言和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9:36

重生鬼仙途 第246章 言和

安闲查看了自己粗大宽厚的灵脉和帝脉,灵力充沛。她手里的灵石和丹药都比较丰厚,灵力补充问题完全不用担心,一般轻伤

,也能在半个时辰内恢复。安闲只要注意自己不被重伤就行。

这一次,安闲决定要带上两个鬼仆,岳雲和洛洛。

她没选用洛一、二、三。

洛一、二、三的隐身效果能不暴露最好不暴露,兰馨灵泉可以不泡,奖励可以不拿,洛一、二、三的秘密一定要守住。或许将来还有许多不宜见光的事让他们做呢。

至于岳鹏等厉害的鬼兵,招他们出来,安闲自觉也打不过玉缺,剩下的其他人,岳鹏不出来,安闲自认也不会有何困难。

岳雲没有骑他的疾雪。二十米的擂台,骑马转不开,反而受限。他手中的长枪还是虚影形态,但在灌注阴灵力后,就寒光闪闪,阴气森森,煞气四溢。

洛洛依旧飘在安闲身后,只露出个脑袋来。

含露的目光在岳雲和洛洛身上闪了闪,微笑道:“安闲师妹,刀剑无情,我若是不小心杀死了你的鬼仆,你可不要心疼。”

安闲说:“师姐尽管放心,我会保护好他们,但是,师妹可无法保证他们不会伤到师姐。师姐可要小心了。”

含露微微挑眉,“师妹,请!”

安闲双手空空,腰微微消沉,蓄势待发。

裁判一声令下,安闲双手掌心就各自浮现出三朵桃花花瓣。这是她这几日战斗的成果,飞花摘叶手能凝聚出的花瓣翻了一番。

含露双掌前推,便有三支雨箭凭空飞出,分别射向安闲和她的两个小伙伴。雨箭刚出来时,还能看出雨水的姿态来,水汽氤氲。呼啸而出后,就如刀光剑影一般,带着杀伐之气,气势汹汹。

桃花花瓣飞出,迎上雨箭。洛洛和岳雲一左一右,跃身而出,直扑含露。

眼看就到了含露面前,含露双脚一点地,原地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翻转,头朝下,脚在上,右手变掌,一掌拍下,直迫岳雲的脑门顶子。

岳雲仰头,抬枪去刺向这只朝他脑门拍来的纤纤细手。

洛洛挥舞着一把铜匕,飞了起来,刺向含露左腰眼。由于上品灵器以上的法器都被禁用,安闲没让洛洛和岳雲用琉璃铜匕。琉璃心碎片太强,其品阶很有可能超越了上品灵器等阶,安闲可不想给人留下话柄。

安闲也没闲着,她用花瓣破除了含露的水箭后,就朝含露拍出了六朵桃花花瓣。虽然每次只能凝聚六瓣,但她可以不停地“制造”花瓣,用时间来填充数量。

只能凝聚六瓣,安闲实际能控制的也只有六瓣。但这个秘密,含露不可能会知道。当漫天花瓣漂浮,每一朵,都是含露需要躲避的。

不管有用没用,洛洛和岳雲都发动了鬼族天赋技能——幻象。擂台上鬼雾缭绕,鬼影重重。

重重围攻之下,含露不愧是大宗门高人门徒,依旧沉着。她双手连拍,水幕重重,一条水龙从含露脚下凝聚而出,盘旋而上,缠绕含露腰间,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安闲眼瞳微缩,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对。

擂台上,打得难解难分。

看台上,年轻辈的看得目瞪口呆。大部分即将要参赛的弟子,想着自己可能也会和含露一样,面临被围攻的境地,汗水就湿透了后背。他们都在心里祈祷:含露师姐,你可一定要把安闲给打残啊!一定要打残!

各宗各派看向鬼圣殿的小小队伍,目光都变得丰富起来。

他们可是看出来了,雾华的小白虽然还需要雾华偶尔操控指引,但安闲的两个鬼仆完全不需要安闲分心。其中那成.年男鬼的战斗经验,反而在安闲之上。从那成年男鬼始终堵在含露身前,迫得含露无法凝聚大招就可见一斑。

这样看来,鬼圣殿是找回了他们失落的传承。智慧型鬼仆的强势崛起,必定会把鬼圣殿重新带回荣耀巅峰。他们都在心里盘算着,对待鬼圣殿的态度恐怕要改一改了,要么狠狠打压,要么赶紧结交拉拢。

不过,现在打压还来得及吗?

含露内心震惊。前三天,安闲的鬼仆都没什么出彩表现,洛洛也只不过趁机踹了几脚,意外建功而已。没想到啊,这个新出来的成年男鬼竟然如斯强悍。

不得不说,岳雲表现出来的战斗能力,震住了所有人。

文柏、文樽下巴都要跌到地上了。这死丫头,这么牛叉的鬼仆,竟然一直藏着掖着!他们还会抢她的鬼不成?呃,真的好想抢啊!

安闲沉默着,她的短板是在千紫被限制之后,就没有了趁手的武器。含露在水幕和水龙防守下,安闲无法近她的身,她的“蛮力”天赋也就无法发挥作用。

含露心下也不好受。她不是没有超强攻击力的术法,只是这些术法都需要她凝神静心一秒半秒的,才能凝聚成功。然而岳雲一枪快过一枪,枪尖的残影都挽出花儿来了,根本不给含露半丝空隙。

“安闲师妹,我们都还有十八场……”含露欲言又止。

都还有十八场,现在就这样拼?拼掉了自己所有的底牌,耗尽了灵力,就算最后赢了,也只会让自己在接下来的十八场中处于劣势,反倒让彼此接下来的十八名对手捡了便宜。这是损人损己的利他打法。

安闲不言语。她的灵力消耗还不到十分之一,下台后,一刻钟就能恢复。倒是岳雲和洛洛可能无法恢复如初。不过,下一场的对手,不需要岳雲和洛洛出手,安闲也能搞定。这种情况下,安闲可不想放弃。

含露又说:“安闲师妹,我们就此罢手可好。算是平局,如何?”就算与安闲平局,她接下来的十八场,只有玉缺那一场会输,稳稳地第二名。本来,有玉缺这个变态在,她就没想过要第一。

安闲抿嘴不言。她也在心里计算。玉缺,她铁定打不过。对雾华,他兄妹早就商量好了,算平局,一人拿一分,不打。而雾华是打不过含露的。这样一来,雾华和她都捞不到第二了,白白便宜了含露。

衡水牛皮癣治疗方法
上海治疗阳痿费用
中山牛皮癣医院
衡水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上海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