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有妖气客栈 第三十五章 执着锦衣卫

发布时间:2019-09-26 00:07:46

有妖气客栈 第三十五章 执着锦衣卫

余生走出后厨时,这些由盐长城而来的行路人已经撑的走不动道了。

黑脸壮汉向余生竖起拇指,打一饱嗝后道:“掌柜的,厨艺真不错。”

余生一笑,道:“酒钱值不?”

壮汉道:“值,太值了,所有疲劳一扫而去,我恨不得让他们现在就赶路。”

他左右四顾后又压低声音,“掌柜的,秘方卖不,我可以出大价钱。”

“不卖。”余生摇摇头,也懒得解释妙用来处不在秘方上。

壮汉也料到了,他轻轻一笑,将话题错开,“掌柜的,有大房通铺没?”

“有,一晚上三十钱。”

这价钱还算公道,壮汉点头答应。

余生领他们到后院,推开一间房,里面是一排土炕,躺下五十个人也不成问题。

炕上铺着龙须草,余生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毛驴的龙须草哪儿来的了。

三天三夜提心吊胆的赶路,行路人早乏了。他们也不管铺盖上的灰尘,爬上去倒头就睡。

“干什么也不容易。”余生摇摇头回到大堂,见锦衣卫正坐在长桌上用饭。

“我终于知道毛毛为啥赖你这儿了。”锦衣卫统领吃一嘴油,在付账时赞不绝口。

锦衣卫大汉凑过来,盯着余生,道:“统领,咱不追查巫祝失踪的案子了?”

“有什么好查的。”统领道,“他若死了,魂儿早被巫院那群阴魂不散的家伙召回去了。”

“对,丫指不定在哪儿逍遥呢。”余生附和。

“丫,丫?”统领回味,莫说,骂人挺顺口。

“丫们不是特厉害,特嚣张么?让他们自己查去。”锦衣卫统领活学活用,没好气的说。

天师告诉过余生,巫院在扬州城内不断壮大,压过了驱魔人和天师,唯有锦衣卫能相抗衡。

但巫院作为信奉鬼神的外来者,时刻诱惑百姓改换信仰,隐有替代城主之意,让锦衣卫很忌惮。

这锦衣卫大汉也不知为何,有些不情愿。

统领见状,道:“这样吧,留你在这里追查,怎么样?”

锦衣卫大汉望了余生一眼,认真道:“统领,你放心,我一定追查到底。”

“别,别。”见这小子杠上余生了,锦衣卫统领忙摆手,深怕毛毛回去告状。

他指着外面大路,“你主要任务是保护镇民安全,日后经过镇子的人将越来越多

有妖气客栈  第三十五章 执着锦衣卫

,难保不会有寻衅滋事的。”

锦衣卫大汉点头,“统领放心,我一定保护镇民安全。”

“哎,这就对了。”锦衣卫统领欣慰的点点头。

“同时追查巫祝下落。”

统领被噎住了。

他向余生暗指大汉脑袋,摇了摇食指,又不解气的一脚踹在大汉屁股上,“他娘的,你丫咋就恁不知好歹。”

余生自不会留锦衣卫,最后是里正安排他住在了客栈对面,正好守着牌坊和石桥。

余生知晓,这孙子是盯上他了,但余生也有招。

他找一布袋将胖巫祝所有东西装进去,在签下诸多不平等条约后,换得毛毛不离身的许诺。

下午留天师看店,余生扛着农具出门,正遇见蹲在门口的锦衣卫大汉。

他见余生出来,故作随意的问:“掌柜的,你去做什么?”

余生坏主意上来,随口道:“挖坑。”

“哦,挖坑啊,要埋什么?”锦衣卫大汉看看太阳,不经意的问。

“埋…任何…”余生赶紧停住,望着太阳,道:“那啥,今儿太阳不错啊。”

有问题!

锦衣卫大汉霍然起身,抢过余生农具道:“掌柜的,我帮你。”

“不用,不用。”余生脸色慌张,连连摆手。

“客气啥,我闲着也是闲着,帮你也是应该的。”锦衣卫大汉说。

正好见里正领人过来,余生一转身,道:“好,那走吧。”

锦衣卫跟在余生身后,他们走过石桥,越过田埂后向南走,直见到坟茔座座时才停下来。

锦衣卫左右打量,准备记住位置,以便人赃,不对人尸俱获。

余生回头,问走过来的里正,“挖哪儿?”

“嚯。”锦衣卫这才看到后面,暗道:“团伙作案?”

镇子的坟地也是论资排辈儿的,但余生家老爷子坟茔不在这儿,在路对面的湖岸上。

余生当时怕老爷子坟茔进水,半夜托梦喊脚凉吓到他,提议换个地方。

但那是老爷子魂灵尚在,一听余生的建议,当时就火冒三丈,痛骂余生不孝。

老爷子甚至口不择言,问候了余生八辈祖宗,他的七辈祖宗,最后不得不逼余生为祖宗烧纸谢罪。

里正以步丈量,左右各走几步后,在一处停下来,将铁锹一插,道:“这儿。”

余生推锦衣卫,“快干活。”

锦衣卫大汉做戏做全套,二话不说挥起胳膊干起活儿来。

莫说,有内力的人就是不一样,挖起土来比日日刨土的农民都快。

里正趁机偷懒,对一直偷懒的余生道:“行啊小鱼儿,找了个能干的。”

在余生他们聊天时,锦衣卫大汉趁机小声问旁边的四哥,“挖坑做什么?”

“埋人啊。”四哥疑惑,在坟地里挖墓地还为什么?这人傻吧。

锦衣卫确认无误,这些人果然是同党。

里正闲了一会儿,道:“我去看看你家老爷子。”

里正农田不在这儿,不逢年过节一般不来,既然来了正好去叙叙旧。

里正过去不久,忽然大叫,“快来,出事儿了,小鱼儿快来。”

镇民一听,扛起农具向路对面狂奔。

余生冲在最前头,身轻体健,不似常人,让锦衣卫大汉更加怀疑他了。

“怎么了,怎么了?”余生快速赶到,呼吸均匀,粗气不喘一口。

里正指着树下的坟茔,“你看。”

余生转过去一看,破口大骂:“哪个畜牲干的,敢刨老子祖坟。”

刨祖坟!这可是大忌讳。

落在后面镇民一听,三步并作两步,抡着锄头赶过来,

等到了一看,众人面面相觑后,齐齐松一口气。

“我以为怎么了呢。”四哥道,“不就被野兽划拉两道爪印么。”

旁边镇民道:“不过这爪印也太大了,李老三,你来看看是什么野兽。”

李老三是猎户,他凑上前,上下打量后道:“这爪子印像竹鼠……”

“不对吧。”四哥说,“前些日子我们拖回去的竹鼠够大了,爪子还不及这一半的一半呢。”

“对啊,难道竹鼠祖宗下山了?”众人也说。

“或许是水里什么东西爬出来时踩了一脚?”又有人说。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那里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那条路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那个位置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那个地段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