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偷天之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扒衣服

发布时间:2020-01-17 20:55:55

偷天之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扒衣服

“你……沙罗!难道你的眼睛是用来尿尿的吗?!“

谢宇正在为自己再次悲惨的沦为伙夫而垂头丧气的叹息着,又听见小胖子嘴里的低声嘟囔,不禁立刻大怒:

”小鸟单纯?哇靠!我看单纯的是你吧?!什么叫有样学样?你也是白痴吗……芦花那个小白痴的色是天生的好不好!打它还在它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是一个小色鬼!“

“你怎么知道?还在它妈肚子里就是个小色鬼?芦花是只鸟啊!鸟都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好不好……哼哼,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面对小法师的愤慨,小胖子斜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却又眯着眼睛表示了怀疑。

“废话!妈的……死胖子,我看你也像是蛋里孵出来的,小爷看过的书比你偷窥过的美女还多,我怎么会不知道芦花原来是个蛋?!但是,蛋不是从它妈的肚子里下的,难道还能像孙猴子一样从石头缝儿里蹦的?!”

“孙猴子是谁?听起来应该是只猴子吧……”

“……你管这么多?!哪来那么多废话!”

“嘁!我还是不信……任何人或者动物小时候都是乖巧可爱的,天真无邪的,我想……嗯,肯定是你把它教坏了……”

……

“靠!随便吧……爱信不信!是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呢……”

谢宇见蒙受了这不白之冤,却是仿佛怎么也洗不掉教坏芦花的嫌疑了,有心发怒,可是摇头晃脑了一会儿之后,却又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个聪明起来像条狐狸、蠢笨起来又跟他的肥猪一样的体型极为相配的小胖子。

不屑的扫了小胖子一眼,谢宇发现小胖子正在得意洋洋的咧着嘴对着自己傻笑,笑容看起来虽然奇傻无比,并且嘴角要是再挂上点口水的话,就活脱脱是一个脑子先天发育不良的智障模样。

可是又瞥了小胖子几眼之后,谢宇怎么看怎么觉得,小胖子一张大饼脸上的那双只比史莱克略微大上那么一点的小眼睛,虽然早已被傻笑挤得看不见了,但是谢宇还是有种感觉――从小胖子眼睛部位的那两道细细的缝儿里,往外透出一丝狡黠的味道。

“靠!死胖子……你是故意的!”谢宇白了沙罗一眼,嘴里恨恨的道。

哼了几声之后,谢宇又看了看随着小胖子那花枝乱颤的笑而浑身颤动不止的肥肉,以及小胖子身上原本属于自己的那套长袍,心里忽然有些肉痛。

因为自己的这身心爱的长袍,此刻穿在这死胖子的身上,将他那身肥肉费力无比的箍住之后,此刻正随着小胖子身体的剧烈颤动,仿佛已经有些不堪重负,好似随时就要被撑破掉的样子。

“死胖子……把小爷的衣服扒下来,这是小爷最喜欢的一件长袍了……都快被你这身肉给撑爆了!”谢宇心里实在是有些舍不得,嘴里不满的骂了一声,然后伸手就要去扒小胖子的衣服。

“喂喂……你怎么能随便扒别人的衣服!”小胖子顾不得笑了,立刻将身子往后缩去。

“屁话!什么叫别人的衣服?!这是小爷我的衣服!”谢宇抓向小胖子领口的手抓了个空,嘴里一边重申着衣服的归属,一边又将手向前探去。

“呃……原本是你的不假,但是你已经送给我了啊……”

“送给你?!美死你算了!只是暂时借给你穿而已……可是由于你刚才戏弄我,现在小爷决定不借了,快快还回来!”

“我那里戏弄你了?!你……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小胖子伸出肉肉的双手举在胸前,挡住了小法师的动作,然后嘴里忿忿不平道。

“我愿意!这件衣服是我的!我愿意什么时候收回就什么时候收回……哼哼哼哼哼!”

面对小胖子义愤填膺的指责,谢宇根本不予理会,而是嗤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快速往前几步,将小胖子一下摁在了地上,狞笑了几声,然后就要接着开始扒衣服。

“妈的……哈罗,老子说你是个兔子你还不承认?!一个正常男人怎么会不去扒美女的衣服,反而去扒另一个男人的衣服……你就是一只死兔子!哈哈哈哈哈……妈的你轻点,哈哈……你碰到我痒痒肉了!”

小胖子躲闪不及,冷不防被扑过来的小法师摁倒在地动弹不得,嘴里一边愤怒的着,一边开始使劲的挣扎,准备挣脱小法师的魔爪。

毕竟,身上的这件精美的长袍,是在半个时辰之前,自己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加上史莱克在旁边瞪着那双小眼睛对着小法师恐吓了半天,小法师好像终于受不了自己跟史莱克的纠缠了,这才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抠门模样,磨磨蹭蹭的从戒指里拿出来两件衣服,分给了自己跟史莱克两人一人一件。

虽然自己比小法师胖了一些,但好歹还能穿上,只是确实紧了一些,好不容易系上了扣子以后,却勒的自己险些喘不过气来,只好将领口的扣子解开,一直解到了肚子的部位,才勉强好受了一些,可是别看自己曾经抱怨过小法师太瘦,应该多吃一些肉补一补。

但是对于这件衣服的料子和做工,自己其实还是比较满意的。

敞开扣子以后穿起来很舒服不说,这件长袍的下摆和胸前的部位,还纹上了一些类似山水画的纹理图案,淡淡的勾勒在上面,甚是雅致,而且领口还镶嵌上了一圈金边,典雅不庸俗的同时,又显得多了几分贵气。

但是史莱克的衣服就没有那么合身了。

这家伙比小法师高出了将近一头,体型也比小法师壮硕了一圈,所以小法师分给他的那件长袍,却是怎么也套不进去,在撑出了一条条的裂纹,将那件长袍彻底报废之后,小法师又埋头在戒指里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半天,才终于找出一件宽大一些的衣服,给这个家伙勉强的套上。

只是这件衣服虽然能套上,但是袍子的下摆确实是短了一些,只能堪堪的将史莱克的膝盖盖住,而史莱克腿毛丛生的那两只黑黑的小腿,都齐刷刷的露在了外面,再加上史莱克脚下那双满是破洞的脏兮兮的鞋子,看起来着实有些不雅观。

而且那件衣服一看就是普通的粗布质地,做工也显然粗糙的很,跟自己的这件做工和款式都精美的长袍,是绝对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

所以,自打在小法师肉疼的抠门眼神中穿上这件袍子以后,小胖子就不舍得再脱下来了,而是时不时的低头看看这里的做工和图案,再摸摸胸口或者屁股部位,感受一下料子那柔软顺滑的手感,嘴里还会不时的吧唧两声表示满意。

可是,下来宿营的时候刚刚招摇了那么一会儿,小法师这个抠门的小气鬼居然就想收回去!这怎么行?自己还没喜欢够呢!

而且,已经送出去的东西,居然还有往回要的道理吗?!

这个小法师未免有些太不讲义气了……

还有,针对小法师强词夺理说只是借给自己穿一会儿的说法,小胖子也是嗤之以鼻――哼哼!太牵强了!你当时又没说是借,只是随手甩给了自己,并且甩的那么的洒脱和大方,一副豪情万丈的潇洒模样……

这种情况下,不止是自己,恐怕任何人都会当成送的吧……

沙罗虽有心逃脱,可是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累的气喘如牛才终于无奈的发现,小法师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壮硕,可是力气确实着实的不小,一只腿屈膝顶住了自己的后腰,直把自己压的动弹不了……

而在刚才的挣扎之中,这件自己颇为喜欢的袍子,已经被蛮不讲理的小法师脱了一半儿了。

难道又要光着上身在自己的主子面前晃来晃去的?!这……这肯定会被责罚的呀……

妈的……想个什么办法才好呢?!

……

谢宇正在上面忙不迭的扒着衣服,忽然就见下边的小胖子不再剧烈的挣扎,同时那杀猪一般的嚎叫也戛然而止了。

正在纳闷间,谢宇就见小胖子将他那张大饼脸努力的转了过来,冲着自己嘿嘿一笑,笑容里满是猥琐,然后转过头去,扯开嗓子,对着远处妮可小妞儿和两个女精灵所在的方向大声的尖叫:

“大家快来看啊!魔法师耍流氓了!非要脱我衣服啊,各位精灵族的哥哥们注意了……这家伙喜欢男人啊!我不顺从他他就强迫我!他……他是一只死兔子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谢宇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胖子会恬不知耻的来这么一套,顿时就傻在了当场,嘴巴也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

而最让谢宇想直接一把掐死这个死胖子的是――这死胖子那凄厉的惨叫声中,居然还带着一丝丝的惶恐和羞怒,就好像……就******好像一个正在被恶人施暴的无助少女一般……

诸城市妇幼保健院
济南市历城区中医医院
湖南妇科
江门白癜风治疗方法
芜湖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