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绝世剑魔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拿命来换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4:36

绝世剑魔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拿命来换

江余府邸之上,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东拉西扯一番后,江余才听出他们所来,是为了鲛绡龙纱。口上说的是看看,而实际上,就是讨要。江余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竟然想打我的秋风。”江余心中非是不悦,反而觉得新奇,心说这两个家伙估计是嚣张跋扈惯了,便是知道谁有好东西,就敢上门讨要。他本想一口回绝,但心念一动,却有了主意,心说给你们点甜头,回头让你们拿命来换。想到这里,江余道:“石院主说哪里话,若是石院主喜欢,我送石院主一些,也是可以的。不过这鲛绡龙纱并非是在下之物,要问过夫人才行。二位稍等。”江余说罢,站起身来,前往后院。

江余穿廊过院,还没走出几步远,就见魅儿和红柔迎了过来。江余侧目看看红柔,红柔微微低头。江余知道,多半是红柔劝不住魅儿,这也怪不得红柔,魅儿的性子,大概也只有自己能压得住。

“哥哥,你真打算给他们啊?”魅儿有些生气的说道。显然刚才的对话,魅儿是全听了去的。

听到这话,江余哈哈一笑,道:“人家都开口要了,不给的话,面子上过不去的。”

魅儿闻言,更是生气,道:“哥哥,你可不是怕人的人,哪里来的两个狗东西,竟敢打我们的秋风,让我收拾了他们。”

江余笑的声更大了,见魅儿真的要去收拾那两个人。江余一把还是将魅儿给抓住了。江余清楚,那两个人里,那个皇子是个草包,魅儿收拾他轻而易举,而那个老者却是个厉害的,魅儿去怕是讨不到便宜,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魅儿去了,会坏了大事的。江余拉住魅儿,在魅儿耳侧低声说了几句,魅儿这才收敛了怒容。亦低声道:“哼,让他们多活几天。”

魅儿翻着自己的如意袋,对江余道:“要给他们多少才行啊,半匹行么?做四五套衣服都足够了。”虽然说鲛族所送的鲛绡龙纱有百匹之多,但魅儿其实连半匹也不愿意送人,尤其是送给这些人。

“够了够了。”江余应承道。魅儿从如意袋之中,拿出半匹鲛绡龙纱,交到江余手上。鲛绡龙纱拿出来以后,身侧的红柔颇为惊讶。红柔出身大家,家里也曾是极富贵的,鲛绡龙纱他也见过的,但那也只是别人戴的一块头巾,那已是奢华至极了,她自己从未有过一片鲛绡龙纱。如今竟然看到自己主人半匹半匹的送人,她如何不惊愕万分。

看着红柔惊讶,魅儿轻轻揽着红柔的腰肢,道:“红妹妹要是喜欢,现在咱们就去后院,我给你做几套好衣裳穿!”说完这话,拉着红柔,一同去后院了。而江余得了半匹鲛绡龙纱后,返回了正厅。

鲛绡龙纱一见光,便是熠熠生辉,便是不知道鲛绡龙纱的人,见此也该知道,这是世间难寻的珍品。江余捧着鲛绡龙纱走进正厅,那老者石奇见到了,立即就站了起来。而那皇子慕容悔,则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半匹龙纱,不成敬意。”江余笑着,将半匹鲛绡龙纱放在二人之间的茶几上。石奇见到那鲛绡龙纱,忍不住上手,却不敢真的用手去摸,只是在那鲛绡龙纱的上面轻轻拂过。

“真是稀世珍品!”石奇双眼放光,赞不绝口。一个劲儿的说礼重了。

听闻石奇这般夸赞,江余道:“二位肯踏进我的这个门,便已是给在下面子了。在下自然倾尽所有,这半匹鲛绡龙纱原本是打算做镇宅之宝的,不过二位来了,在下愿意拱手奉上。”说完这话,江余低声道:“二位可要在宗主大人面前,好好替我美言几句啊。”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石奇修为高深,见多识广,可在半匹鲛绡龙纱面前,还是有些失态。而慕容悔干脆就有点傻了。他身为皇子,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鲛绡龙纱自然也见过,但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鲛绡龙纱,他甚至开始幻想如果把这半匹鲛绡龙纱拿到手里后,找最好的手工缝纫,给自己做一身华服,该是何等的风光。

“可千万别说是在我这里得到了啊,要不宗内的那些人都来找我讨要,我可再也没有了。”江余哈哈笑着,似是玩笑一般的说着。而石奇自然是满口应承。

之前的“不愉快”,因为江余拿出了半匹鲛绡龙纱,被一扫而空。称呼也都变了,石奇从刚刚的江城主,变成了江兄弟,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是生死相交的好兄弟。聊了许久,江余还摆了筵席招待了两人,两人吃饱喝足,带着那半匹鲛绡龙纱心满意足的离去了。

白日无话,入夜深沉。江余在自己府邸的正厅之中,独自饮酒。白日里送走了那两个人后,江余就去约了十星番的人,让他们找自己联络。他猜测十星番知道自己要找他们的话,应该很快就来找自己,绝对不会超过今夜。

果然,没过多久

,就听得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个身影掠进了正厅之中。来人正是已经被梁总管认定已经死了的沈希。

“果然是派沈兄来呢。”江余微微笑着。沈希闻言,坐到江余对面,道:“江兄弟这里,怎么一个守卫都没,如此门户大开,可不太好。”他原本以为江余的府邸是有多难进,来了才发现,江余府邸也就门口有两个守卫,其他的地方几乎没有守卫,翻个墙进来就没阻碍了。

江余听了沈希的话,道:“人太多,我了养不起。”

沈希哈哈一笑,道:“江兄弟说笑了,你如今已是城主,这牧云城都是囊中之物,又怎么会缺钱呢。”说完这话,沈希想了想,又道:“江兄弟你当了城主后,没有针对十星番,副番主让我转达,对你的谢意。”

江余听了,轻哼道:“我又不会自找麻烦,而且我也没打算对神武宗效忠。我已决意,与神武宗为敌,现在要借助十星番的力量。”

“哦?”沈希闻言,面露惊讶之色,他清楚江余的修为有多厉害,那是可以打败顾修武的存在,即便是十星番里,似江余这样的好手,也没几个。而江余能开口说希望借助十星番的力量,这让他十分意外。

沈希道:“江兄弟有什么话,尽管讲,能不能帮,我回去问问副番主再做决定。”

江余微微点头,便将白日里来的两个人来的事说了。

沈希听了,道:“江兄弟打算杀了这二人?”

江余摇摇头,道:“目的不仅于此。”

“怎么说?”沈希也清楚,如果只是两个人的话,江余想杀他们不会太难。

江余道:“这两个人到此,主要是为了接应年贡前往神武宗总坛,他们的启程的日期,和大致回去的路线,我已经探明,我希望十星番出手,将他们截下。”

沈希听闻江余所说的事,面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道:“江兄弟确定自己拿到的情报是准确的么?”

江余微微点头,道:“应该是准确的无疑。”

沈希深叹一口气,道:“就我个人情感而言,拼了我这条命不要,也要将荒州的姐妹们给救出来,可是他们押送的人员一定少不了,以我十星番在牧云城的力量,不知是否足够,我先把这事情回报副番主,少时我便回来。”

“嗯……”江余应下后,沈希离去。没出半个时辰,沈希就去而复返,而这一回,不再是他一人来了,副番主袁平也已经到了。

袁平到此,开门见山,不多废话,坐下后便直接说道:“沈希已经把事情都和我说了,不知江兄弟所知道的时间,是在哪一天?”

“三天后早上。”江余应道。

“这么急。”袁平眉头紧锁。江余见状,道:“怎么,十星番有困难?”

袁平微微点头,道:“据我所知,这些押送的护卫,通常人数都在两百人以上,都是神武宗的精英弟子,想要对付他们,十星番必须倾巢出动才有胜的把握。可三天的时间太急了,我只能勉强将牧云城周围的十星番众收拢,至于调动其他城的番众,怕是来不及的。因为他们也要先收拢人才行。而且即便能将那些护卫都处理掉,那救出来的数以千计的人,如何安顿,也是个大问题。若只是直接就地遣散,那便和直接杀了她们,没什么区别。”

听到袁平所说的为难之处,江余想了想,道:“不能力敌,可以智取,对付那些人,我自然有办法。二位放心就是,至于如何安顿救出来的人,就要袁副番主多想办法了。”

袁平想了半天,道:“安顿的话,的确有困难,但相比之下,还是如何赢下来更困难一些,我想知道,江兄弟说的智取,是怎么个智取法。”

江余闻言,道:“简单的很,他们要离岸前往天恩大陆,要乘船,这一路恐怕要走好几天,他们补给的水食都要牧云城来提供。在这里面做点手脚,再容易不过。”

袁平听了,连忙摇头,道:“听江兄弟的意思,是打算投毒,可是江兄弟当知道,神武宗的这些人,谨慎的很,他们的吃用的东西,都是检查再三才会使用的,投毒怕是太容易被发现了。”

江余挠挠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我投的毒,保证他们检查不出来。”

“这……”袁平和沈希互相看看,均是不太相信,要知道神武宗弟子除外办事,随身携带化毒珠,管你是什么厉害的毒药,一测就能测试出来。可袁平沈希最终还是选择了缄默,因为江余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

四平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漳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吉安妇科
四平牛皮癣治疗方法
漳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